第43章软甲(1 / 2)

预定了一个扇袋,宇文玥心情愉悦,冷锐要去进一步追查罗煞盟的消息,箫芷芙紧跟其后,必定不能拉下这个相处的机会。

徐研东和席蓉眉目传情,甜蜜的容不下旁人,也跟着走了。

屋里没有外人了,宇文玥才问她:“你这么高兴,是得了银子了。”

“咦,你怎么知道,有这么明显么?”

下意识的摸摸脸,笑的心花怒放。

“看你这财迷样就知道了,你给了他们什么好东西。”

“百花玉露酒,我酿的,出来时多带了几壶,这不卖了他们每人一壶,进账六千两,外加药费和诊金,这些日子的支出就回来了。”

心满意足的吁口气。

宇文玥轻笑点头,“面子里子你都赚了,人情也让你落着了,钱也赚了回来,你是一点都没吃亏。

这一路上看似你前后张罗也费了不少心和银钱,可这两壶酒就让你赚回了本,他们还得落你的人情。做得漂亮。”

点头夸赞她,这人情世故谈生意她做得极好。

“徐研东想买药酒,我都没舍得卖,这可都是为了哥哥,我够意思吧,答应的事言出必行。”

得意的瞥他一眼,顺便卖乖。

宇文玥伸手捏捏她的翘鼻,“你少来,百花玉露酒我怎么没有,我说老头怎么就是不肯给我这酒的秘方呢,原来是你酿的呀。”

“对呀,是我鼓捣出来的,其实是有据可查的古方,这酒方有养生作用,材料又雅致,噱头足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谁知道那老头直接送进宫了,结果现在没法公开卖,那就只能少量卖,我就要把本卖回来,不然我岂不是亏了么。”

晃晃脑袋,算盘拨的哗啦啦响。

“给我来一壶,小气鬼,钻钱眼。”

宇文玥失笑伸手索要。

“这酒很贵的,真没有那么多,那可都是银子……”

见他委屈的扁扁嘴,也不说话,那眼神分明就是控诉你小气刻薄。

“行吧,送你一壶,你别当着他们面喝,我还要拿去送礼呢。”

肉疼的噘嘴,不行了心口痛啊。

宇文玥这才笑了,“让人送我屋里去。”

施施然的走了,衣袂飘飘好似天上的明月一般耀眼。

“知道了。”

有气无力的垂下了肩膀,三千两飞走了,肉痛啊!

蝶舞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月朗星稀,宇文玥坐在屋里喝酒,忍不住咂舌点头,“这百花酒的滋味还真不错,喝下去肚腹暖洋洋的,不怪她敢卖那么贵。”

路飞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旁。

“主上,您要的雪蚕丝给楚姑娘送去了。”

“嗯,罗煞盟查的怎么样了?他们为什么要刺杀婉婉。”

宇文玥从一开始就看出来了,那些人是为了刺杀婉婉的,不过可惜他们没想到婉婉的轻功练的几乎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那根毒针被她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却落在了席蓉身上。

“我猜有人不想让冷盟主站起来,他们选英雄大会还有个目的就是要选新的盟主。如果盟主治好了就有权驳回了,杀了楚姑娘,好处不止一条,还能把江湖的水搅浑,让药王和盟主直接撕破脸,有人能从中牟利。”

最新小说: 落不下 配角崩坏中[快穿] 小爷不吃醋 木叶走出的修真者 斗罗之武魂天书 离婚?甭想了! 嫁给暴君后她靠种田暴富了 从风犬开始 遮天之我是小石头 守护火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