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敌袭(1 / 2)

“那以她的出身怕是做不了夫人吧,莫不是打着做小的主意。”

楚婉长于市井学习大家教养,精通人情世故,对这些也并非一无所知。

“那是退而求其次的路,现在么还可以继续做美梦。她身上可能连银子都没多少,你看她连首饰都没有,脑袋上光秃秃的。

很明显从小教养不够,偷跑也有可能,我更倾向于是被人暗示利用了,能让她这么听话的,肯定是父母亲人,母亲是嫡母未必会信任,但父亲和姨娘的话就一定会听几句。”

宇文玥观察的非常仔细,把箫芷芙分析的透彻。

“不戴首饰也不算什么,我也不爱戴首饰,别这么说人家,要真是庶出的,可能是有困难呢。”

楚婉抿了抿嘴。

“那不一样,婉婉,你呀观察人还是不够仔细,你看她的穿衣打扮,现在穿的全都是你在阜阳城给她预备的,席蓉穿的是自己的,都是绫罗绸缎花样翻新,料子也昂贵。

可箫芷芙却并非如此,观她手腕的肌肤,并不细腻甚至有点粗糙,脸上的皮子也不够细致,胜在年轻,能轻而易举的看出她生活拮据。”

楚婉这回说不出反驳的话了,连蝶衣蝶舞的皮肤都比箫芷芙好得多,站在一起都比她亮眼。

有点家底的人家养姑娘都很娇贵。粗粗拉拉如何说到好亲事,这也是常识。

“好吧,这局算你赢,那你说说徐研东和席蓉,我猜他俩是一对,还是家里同意的对吧。”

楚婉很得意的扬高下巴,活学活用我还是会的。

宇文玥抬手刮了她鼻子一下,丹凤眼里全是温柔宠溺的笑意。

“对,席蓉是嫡出的,和徐研东有很大几率是亲事,定好的那种,家里也是亲近冷家的门派之一,再就是希望两个人能联络感情。

有徐研东和护卫的保护,冷锐也不会亏待朋友,自然也就不担心什么。相比之下同样的目的,可席家做派比箫家的做派要大方多了,反而更受冷锐看重。”

楚婉听了也点点头,其实可以看出来的,冷锐对席蓉非常尊重有礼,徐研东也是亲近尊重席蓉,处处护着小心提点。

席蓉在人情世故方面比箫芷芙好的不止一层,冷家护卫对她很是和颜悦色。

“哎!果然上杆子不是买卖,还是师父教导的对,任何时候都不要走捷径,会倒大霉。”

楚婉摇头叹息,也不过是听个八卦而已,别人的闲事还是少管。

宇文玥吃饱了,放下碗凑近她,“放心哥哥会一直疼你,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楚婉翻他一个白眼,笑而不语,你看我信么。

宇文玥权当没看见,自顾自揪着葡萄往嘴里送。

“从他们这些人身上你就能看得出,冷家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了,给冷盟主求医这也算大事了。

可江湖门派中连一个有地位的长辈出面的都没有,竟然是两个半大小子加两个姑娘出面求医,就算是老头在家,也不会见他们的。”

楚婉抿抿嘴,确实如此,别人的事不晓得太多,可师父是什么脾气我最清楚了。

我药王谷在江湖中的地位也是数一数二无人替代的,好歹也应该有个长辈过来拜见,而不是晚辈来求见。

“恐怕江湖中对冷家霸占盟主之位却不做事早有不满,我得到消息他们要张罗着开英雄大会,这盟主之位冷家怕是保不住了,一旦失去盟主之位,那么冷家必定会在江湖中沉寂。”

“不能吧,冷锐的功夫也很俊了。”

这话说的自己都不自信。

“他的奔雷刀没有大成,和他父亲相比差得远了,勉强能算一流高手吊车尾水平,比阿布差得远了,你觉得名门正派找不出天才后辈么?

如何能信服他,论才干不算出挑,论武功不算惊艳,论城府也不算最佳,那他凭什么让武林正道诸多门派都听他一个毛头小子的号令。”

最新小说: 离婚?甭想了! 遮天之我是小石头 配角崩坏中[快穿] 斗罗之武魂天书 嫁给暴君后她靠种田暴富了 守护火影世界 小爷不吃醋 落不下 从风犬开始 木叶走出的修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