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聊天(1 / 2)

楚婉想起什么回马车里取出一根玉笛和一个药瓶又跑回来坐在树荫下,吹奏起笛曲。

声音清越悠扬,带了几分悠闲自在的洒脱,曲调优美明快,让人听在耳中不自觉忘却了心中的烦躁,让人有了静心清凉的舒适感。

一曲终了,宇文玥轻舒口气。

“曲子吹得不错,没想到你会的挺多。”

“我会的不止这些。这个给你吧,能让你稳固内息,调理经脉。”

打开药瓶递给他一粒丸药。

宇文玥也不问是什么药,看都不看就接过来扔进嘴里吞了下去,如此信任的态度到让楚婉脸上多了几分愉悦的笑容。

“再给你吹一曲吧。”

她莞尔一笑,继续吹奏玉笛。

这次吹奏的是静心宁神的曲子,用内力进行吹奏会让效果加倍,起到静心凝神的作用。

一曲终了,冷锐睁开眼,“好曲,我觉得舒坦很多,心里没有那么燥热了。”

“我也是,多亏了楚姑娘,还是女孩心细。”

徐研东也露出舒畅的笑容。

“别说还真是舒畅很多,哥几个启程了。”

护卫队长看了眼马车,目露感激之色。

宇文玥钻进马车和楚婉坐一起,“婉婉,谢谢你。”

“我可不是为了你,我不过是吹个小调给大家解闷。”

楚婉别扭的转过头去。

“哥哥知道你是察觉到我刚突破气息不稳才帮我的,辛苦你了。那块玄冰玉留给你修习内息,对你有些许帮助。”

丹凤眼里含着温柔的笑意,目光灼灼,倒了杯凉茶递给她。

楚婉瞥他一眼,很傲娇的哼了一声,接过茶盏喝了。

宇文玥抬手轻轻抚开她鬓角的碎发,“婉婉很善良。”

“你知道就好,少利用我几次就行。”

不满的噘嘴翻个白眼给你。

“呵呵呵!累不累睡一会吧。”

宇文玥出了马车和阿布一起赶车。

楚婉见他出去了,这才抿嘴笑了笑,其实他也没那么坏,不过是身世坎坷被逼如此。

合衣躺下小憩一会,昨晚在调制几味毒药的剂量,难得手顺弄得好,不知不觉就晚了些。

怀里藏了玄冰玉,少了几分燥气,伴随着马车轻微的摇动很快进入了梦乡。

宇文玥看了眼身后的马车,才问阿布:“她经常弄到很晚?”

“她是真心喜欢研究医药治病,天赋惊人,也付出了很多努力和辛苦。谷主已经好几年不出手了,连药都不做了,用的全都是她做的药。”

阿布用一种很骄傲的语气说。

“嗯,她确实很厉害,药的分量调制的很精准,炼药水平确实很厉害,我估计全天下能找出比她强的也不会超过三个人。”

“差不多吧,谷主说过她的炼药术已经大成了,金针术也只是缺乏更多经验而已,年岁在这摆着阅历浅了些,其他不缺什么了。”

阿布很自信的宣告,我主子很厉害的。

车队进入密林,从这里的小道穿插过去能少赶一天路,现在是大白天,走小道也不要紧。

楚婉睡了一个时辰才醒了过来。

“少主,你醒了,洗把脸吧。”

蝶衣拧了湿帕子给她擦脸,蝶舞端了茶水给她喝。

“唔,我睡的真香,走到哪了。”

最新小说: 配角崩坏中[快穿] 落不下 离婚?甭想了! 小爷不吃醋 遮天之我是小石头 木叶走出的修真者 嫁给暴君后她靠种田暴富了 守护火影世界 斗罗之武魂天书 从风犬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