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外出(1 / 2)

席蓉听徐研东这样说有些惊讶却又在情理之中,想了想才开口询问:“和冷伯伯生病已久的事有关么?”

“对。你也知道冷伯伯卧床已久了,勉强能活动却根本不能出来理事,刚开始大家因为冷伯伯为武林正道恢复秩序出了大力感恩戴德,愿意继续以他为尊。

可人心这东西最经不起时间的消磨,如今已经过去十几年了,还有几人真愿意听落枫山庄调遣呢。冷锐也即将弱冠之龄娶妻在即,强强联合稳固地位才是耽务之急。”

徐研东在花园的凉亭里坐了下来,席蓉也顺势就坐。

小丫头看到了,二话不说将早就准备好的茶点奉上,悄悄退开,远离凉亭在他们看得见的地方做事,方便随时被传唤。

徐研东挑眉看了眼这个小丫头的举动,却没说什么。

“那虹光派的箫叔叔也是掌门呀,怎么就不行了。”

席蓉拉着他的袖子摇晃询问,颇有点不甘心的意思。

徐研东朝她温和的笑了笑,“傻丫头,虹光派只能算三流门派,如何能入你冷伯伯的眼。”

看到席蓉呆滞的表情想了想决定一次把话说清楚,省得她被牵连进去。

“最后一条也是最关键的一点,你认为箫姑娘和楚姑娘相比,哪个更适合做当家夫人,和冷伯母相比又如何?”

席蓉脸色瞬间变了,随即红着脸诺诺开口:“芷芙姐姐不如楚姑娘果决心细,有谋略。更加不能和冷伯母相提并论。可,可是……”

“可是她对小锐是真心实意的对吧,真心地待冷锐的人多了去,不缺她一个,可落枫山庄缺少一个大气能顾全大局,且有谋略的当家夫人。”

徐研东挑挑眉态度果断毫不客气。

席蓉叹息一声,讪讪地笑了,“也没差那么多吧。”

“据我随口打听,楚姑娘处理掉了四个管事,留任了那个元老钟管事,剩下的四个管事连同二管事和账房全都被处理了。替换的人马半个月前就已经开始熟悉店铺的事了,现在已经走马上任了。”

“啊,都……搞完了呀,好厉害。”

席蓉呆呆地望着徐研东,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但更多的还是茫然。

徐研东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忍不住笑了,眼里多了几分宠溺的神色。

“这叫谋定而后动,她早就抓住了证据,连替换的人手都提前准备好了,就等着当面抓个现行,挽回药王谷被牵连的名声。一系列手段有勇有谋干脆利落。你觉得箫姑娘能和她比?”

席蓉噘着嘴摇摇头,“我比不上楚妹妹,和她相比我差远了。”

徐研东听到这话反而神色愉悦的笑了,“她注定了是药王谷继承人,付出的辛苦你多很多,你家有你哥哥顶梁,教养自然不同,你也不用妄自菲薄。

但你能看到自己的缺点,还能勇于承认别人的优秀,这一点比她强。其实冷锐不是没有给过机会,只是她自己没抓住罢了。这终究是她和冷锐的事,你就不要多问了,免得被牵扯其中里外不讨好。”

席蓉无奈的点点头,自然知道他指的是箫芷芙。

“我晓得了,以后不问了。”

徐研东听她这样说,才算松口气,这丫头傻兮兮的,讲义气重情义人又实心眼,对姐妹掏心窝子,可人家未必如她一样肯付出这么多。

最新小说: 离婚?甭想了! 遮天之我是小石头 配角崩坏中[快穿] 斗罗之武魂天书 嫁给暴君后她靠种田暴富了 守护火影世界 小爷不吃醋 落不下 从风犬开始 木叶走出的修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