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露一手(1 / 2)

徐研东看了眼楚婉,一脸的从容镇静,没想到看着娇滴滴的小姑娘行动力如此快速果断,毫不拖泥带水。

这是早就抓住证据了,趁大家不注意就先一步把人扣下,防止他们互相串供。

箫芷芙刚想说话,却被席蓉摁住了手,侧头去看她,席蓉朝她摇头露出不赞同的眼神,表情极为严肃认真,她喏喏的抿了嘴没有说话。

钟管事跪在地上呜咽痛哭,“少主,我……”

“钟叔啊,你在咱们药王谷可是干了超过二十年的老管事了,无论是师父还是我都很信任您仰仗您,未来我还有很多事想要和您携手并进,您让我很失望很难过,我亏待过你们么?”

楚婉声音异常的平静,面无表情,眼神全是失望和痛心。

“我,我……”

钟管事几次张口都没有说明原因。

“钟叔你们想要什么,可以和我说,便是我做不到的事,也可以求师父给你们个恩典,何须如此!”

楚婉叹息一声,财帛动人心。

“我错了,少当家的,求您了……饶了我的家人吧,我的错我一力承担。”

钟管事跪在地上往前爬了几步,想要去拉楚婉的腿,被蝶衣上前一步挡在前头。

“钟叔你太让咱们失望了。”

蝶衣拿出一张纸放在他眼前,愤怒的开口:“你看清楚,这是你孙子的良民户籍,三年前就落了户。你想要的我们少主都给你想到了,只是刚接手所有产业忙着无暇分心而已,你是有多……着……急呀!”

一字一句咬着牙吐口,抑扬顿挫的声音敲打着他的心。

钟叔仰着头一把抓过那张纸,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突然嚎嚎大哭起来。

“老钟,原来你早就有后手了,倒了把我们给坑了呀,老钟你不厚道哇!”

他旁边跪的男人是马管事,掌管酒馆的。

他抬起头愤怒的指责钟管事,认为他风吹两边倒,两边的好处都想要,反倒是把我们给坑了。

“贪钱也是你自愿的,怎么是我坑你,拿钱的时候你不是也很开心么。我要是知道主子早就给我留了后路,我哪至于贪钱。”

钟管事扭头毫不客气的喷了回去。

他是干了二十多年的老管事了,走南闯北眼界宽,精明能干心里有成算。

自己这辈是没希望了,可作为一个见过世面和富贵的管事,不满足只做一个管事,自己不行了,希望孙子能改换门庭,这是他的执着。

贪钱也是为了孙子日后的前途着想,打通关节难道不需要钱么。

“说吧,一共拿了多少,还有谁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都有哪些产业,和谁联系过?”

“我说,我说!是我们合谋一起贪的钱。”

一张良民户口击碎了钟管事的心里防线,他最想要的东西三年前就有了,他根本不需要做这许多的坏事,画蛇添足,自掘坟墓说的就是自己吧。

“你,老钟……你不要胡说,我们可没有……”

马管事着急的用肩膀狠狠撞了老钟一个跟头,手被绑在身后,不然指定揍他。

“就是,你不要诬赖好人。”

另一个田庄钱管事也开口了,还想做最后的狡辩。

“老钟你坑我们,我们可没有对不起你呀,你自己贪了钱怎么能诬赖我们。”

王管事也紧跟其后责怪老钟,还打算反咬一口把污水全泼到他一个人身上,试图洗清自己的罪名。

老钟扭头望着他们呸了一口,“到了这个地步你们还想狡辩,你以为少当家的没有证据会来抓人么,真是可笑。主子这么多年什么时候看错过,是我们小瞧了少主,玩火自焚了。”

楚婉看他们狗咬狗一嘴毛,真是给气笑了。

最新小说: 配角崩坏中[快穿] 落不下 离婚?甭想了! 小爷不吃醋 遮天之我是小石头 木叶走出的修真者 嫁给暴君后她靠种田暴富了 守护火影世界 斗罗之武魂天书 从风犬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