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进城(1 / 2)

第二天大家很早就起来收拾准备上路了,楚婉也第一时间来看小六子,给他诊脉。

“没什么问题,在清理一下体内的余毒就可以了,注意伤口不要沾水坚持换上几次药就好了。”

又倒出一粒药亲自看着他吃下去。

“多谢楚大夫,谢谢您,您救了我的命。”

小六子昨晚只是伤口有点疼,但没有发烧,他虽然不懂医,但也知道那个蛇是很厉害的一种毒蛇,自己这样轻松就闯过了生死关,还是多亏了神医的妙手回春。

“不客气,都是自己人么,我明儿来看你。”

楚婉拎着药箱回了马车上。

小六子目送她离开。

冷锐也来看望一下小六子,瞧着他的气色真的比昨日好多了。

“你气色真的好多了,昨天天黑我都能看清你的脸色灰败难看,非常吓人,睡了一晚就好多了。”

回头看了眼离开的楚婉,“这药王谷的医术还真是名不虚传。”

“是呢,楚大夫又给我吃了解毒丹,我觉得情况比昨晚更好一些了。”

“哦,那就好,你好好养着。”

“嗯。”

“对了公子,楚大夫为什么不给我们药,反而亲自看着小六子吃下去,是怕我们做手脚么?”

林大哥注意到楚婉内服的药不给,亲自看着小六子吃下去才会离开。

“咱们是江湖人,人家防一手也不奇怪,遇到坏人坑大夫也不是没有,吃肚里的东西谁也说不清楚,谨慎点是对的。”

冷锐认为楚婉做事很周全,窥一斑而见全豹。

“您说的有道理。”

林大哥这才点点头。

再次上路,楚婉靠在那歇一会。

“少主,小六子没事了吧。”

“嗯,没事,不过是闹剧罢了。”

楚婉了然的笑了笑。

蝶舞眨眨眼,“您的意思是小六子中毒有蹊跷?”

“他的确中了蛇毒,不过这片林子里没有那种蛇,不同品种的蛇生长的环境也不同,那条蛇是有人故意放的。”

“那这是为何,一个小六子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何况您还在车队里,肯定是有办法医治的……哦,我知道了。”

蝶舞说到最后突然明白了,想到了那个妖孽的男子。

楚婉眨眨眼,“甭说出去。”

“是他做得,想让冷家人看到您的能耐,对您也就多些尊重和礼遇,就不敢慢待您,是这个意思吧。”

蝶舞突然明白了放蛇的意义所在。

“他无聊的很,我不需要向别人证明什么,真是多事。”

楚婉无奈摇头,真是孩子气。

“可我认为管用,您看今日那个箫姑娘明显老实很多,说话也没有阴阳怪气了。车队的护卫看您的目光也很尊重。”

蝶舞掀开车帘看了一眼,又在她耳边小声嘀咕:“宫主怎么会帮您?”

“他是师父养大的,师父是玉鼎宫老宫主的关门弟子,知道的人很少,主要原因是师父的身份很敏感所以才秘而不宣。

师父和宇文慧是师兄妹,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妹情分,宇文慧因为一个男人落倒如此下场,师父心里其实很难受。宇文慧死后求师父养大宇文玥。

师父到底承了玉鼎宫的师恩,焉能彻底撒手不管,这些年都是师父教导宇文玥文治武功。基于这点,宇文玥是不会害我的,何况一个大夫对他还是有用的。”

楚婉睁开眼在蝶舞耳边小声解释了。

最新小说: 小爷不吃醋 离婚?甭想了! 斗罗之武魂天书 木叶走出的修真者 配角崩坏中[快穿] 从风犬开始 遮天之我是小石头 落不下 嫁给暴君后她靠种田暴富了 守护火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