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聊(1 / 2)

大家吃过东西坐在篝火旁说话,忽然听到一声惊呼。

众人立刻抬头,冷锐大声追问:“林大哥,出了什么事吗?”

“公子,小六子被蛇咬了。”

“什么,蝶舞你没撒药?”

楚婉立刻起身一路小跑过去,一面扭头追问蝶舞,口气异常严肃。

“我撒过药的呀。”

蝶舞也愣了一下,声音有些委屈。

楚婉来到小六子身边,他已经难受的倒在地上,靠在林大哥怀里。

小腿上被咬了两个洞,明显发黑。

“不怪别人,是我出去捡柴火,不小心踩到什么东西,被咬了一口,天黑我也没看见,只感觉到疼了。”

“蛇有毒,蛇呢抓住了么?”

“没有,天黑根本看不清,早跑了。”

林大哥也皱着眉头担心的摇头。

楚婉手底下有条不紊的忙碌着交代:“蝶舞去拿药,林大哥麻烦你把布条给他勒紧点,刀子给我。”

冷锐赶紧把匕首递给她,林大哥将小六子小腿以上用布条勒紧,让血液减缓流通,这样毒素就不至于蔓延全身。

楚婉镇定的开口,“别慌,毒素不强,有我在不会有事,我在山里采药经常遇到毒蛇虫蚁,这都是小意思。”

还朝他眨眨眼,用匕首将蛇咬的伤口划开,用食指和中指并列在小腿的经脉上运气逼出毒血,血液呈现黑色,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脚踝位置就肿了起来,毒素蔓延的非常快。

蝶舞拿了药箱过来,楚婉将毒血清除后,抽出一根银针扎在小腿穴位上。

一连扎了好几根银针,伤口的毒血又再次缓缓流淌出来。

一直到流出了鲜红色的血液后,楚婉才微微点头,“给他上药。”

这才又用银针将他指尖扎破,继续挤出鲜血,血液呈鲜红色,才算罢休。

从药箱里取出一个兰花瓷的药瓶,打开瓶塞,倒出一粒药递给他,“吃了,清余毒的。外伤的药是专门清蛇毒的,一日要换两次药,每次换药用烈酒清洗伤口,然后再上药。”

“好,谢谢楚大夫,我这会觉得好多了,头没那么晕了。

刚才中了蛇毒,没走几步路就觉得头晕目眩,浑身开始打摆子了。

“不要掉以轻心,明日我来观察你的情况,这几日伤口不要沾水。”

“楚姑娘,谢谢,给你添麻烦了。”

冷锐这才舒了口气。

“不用谢。”

楚婉收拾了药箱莞尔一笑。

蝶舞将一包药塞给小六子,“这个是外伤药,内服的药明儿我家少主来看你的时候亲自给你吃。”

“好的。”

席蓉帮楚婉收拾了药箱才好奇的问了:“楚妹妹,我刚才看到你药箱里有很多药,可瓶子怎么都长差多样子,区别在于颜色瓶子大小不同,可花色都一样,这能区分开么?”

“能呀,会者不难。我是大夫天天摆弄药草,每种药是什么味道,瞒不住我,哪种药散发该是什么香味我一闻就知道。”

“万一搞错了呢?”

箫芷芙望着她追问。

“我六岁起就要蒙眼靠鼻子来确定药材的品名质量,十岁开始确认药丸药粉的成分。

最新小说: 小爷不吃醋 离婚?甭想了! 斗罗之武魂天书 木叶走出的修真者 配角崩坏中[快穿] 从风犬开始 遮天之我是小石头 落不下 嫁给暴君后她靠种田暴富了 守护火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