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可怜(1 / 2)

楚婉拽过宇文玥脖子上的玉坠,触手生温,蓝田玉暖,的确是自己佩戴了几年的玉坠。

师父说这个玉坠一直戴在她脖子上,是难得的暖玉髓,是她传家宝,背后有个婉字也是她身份的认证。

当年师父带回来一个很漂亮秀美的小姑娘,穿了个粉色的裙子,真的是裙子。

小姑娘比自己大个几岁,却一言不发,她认为来者是客,就多照顾了几分。

住了半个多月,都没说过几句话,她很喜欢这个漂亮姐姐,临走前彼此交换了脖子上的玉坠,约定长大娶她,做一辈子姐妹。

楚婉翻看了宇文玥脖子上的吊坠,确定不是假的,捂着脸不敢看他,简直太丢脸了。

“哈哈哈哈!婉婉,你小时候很可爱,很会照顾人,那段日子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真的。”

冰冷的丹凤眼里终于有了一丝温度,犹记得小时候她喋喋不休的哄他,还带他去抓蛇掏鸟窝,她笑容很温暖活力四射,像个小太阳,暖化人心。

嫌他体温太低,就把这个暖玉髓强行给他挂脖子上,还说要娶他回家,这样以后就没人欺负他了。

“以后不准提,知不知道。”

楚婉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好,是我们俩的秘密。婉婉对哥哥好,哥哥都记得。”

宇文玥笑的眉眼弯弯,轻轻拍拍她的头。

“你第一次见了我为什么不说,你故意的,就想看我丢脸是不是?”

楚婉撅着嘴控诉他。

宇文玥转转眼珠,镇定自若的浅笑,“没有,哥哥很期望你认出我,可你都不记得我了,哥哥很伤心。”

“骗鬼去吧,你太坏了,东西还给你,把我的玉佩还我。”

楚婉认为他不是女孩了,就不能在交换礼物了,好像有点不合适。

宇文玥扁扁嘴,一脸哀伤,“婉婉不和我做朋友了么,我修炼的是玉鼎宫的玄阴真气,需要常年滋补阳气和气血。若是离开暖玉髓我可能会走火入魔,婉婉也不在意么,你明明答应了会一辈子同我好的。”

低垂着脑袋,一脸伤心,捏着玉佩舍不得给的可怜样。

“额……要不……你留着吧,反正我拿着也用。先说好这事不许往外说啊,说了我也不承认的。”

楚婉见他这样明知是装模作样,还是有点不忍心,玉鼎宫的是是非非一开始确实和他无关,他也是无辜被牵连的。

算了,好歹也是师父的亲侄儿,一个玉佩而已,送他算了。

“真的,那婉婉以后可不许反悔了,那我们还是朋友吧,我只有你一个朋友。”

说着一脸失落的捧着脑袋,漂亮的丹凤眼里闪烁着期待她认同的光芒。

那落寞的眼神让楚婉心生不忍,“为什么?”

“我是魔头,他们都怕我,都打不过我。我从小就被我娘用各种办法刺杀,暗杀下毒,那我当试验品在训练,稍有疏忽懈怠就会死。

她死了老头养我,只是不挨打了而已,功课变的更多,训练更严苛,玉鼎宫竞争残酷,讲究能者居上,我若不够强就会死,活着才是第一要务。”

望着她脸上不忍心又不敢过于信任自己的小脸,露出坚强又失落的浅笑。

“玉鼎宫从来都是群狼环伺,不光来自于武林正派的刺杀,还有内部也非铁板一块,他们随时随地都想杀了我取而代之。婉婉,魔头靠善良是活不下去的,我不争他们也不会放过我。”

宇文玥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

楚婉叹息一声,别过头去表情有点不自在,“你少卖可怜,我又不会武功帮不了你什么。我也有想要保护的东西,我不想让药王谷和魔教牵扯太深,不想让师父那么辛苦。也没有勇气和整个武林作对,成为众矢之的。”

“不会的,哥哥不会让婉婉落到那个境地。哥哥很珍惜婉婉这个妹妹,你是第一个对我好却不求回报的人。”

最新小说: 落不下 配角崩坏中[快穿] 小爷不吃醋 木叶走出的修真者 斗罗之武魂天书 离婚?甭想了! 嫁给暴君后她靠种田暴富了 从风犬开始 遮天之我是小石头 守护火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