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家小姐又被退婚了 > 第005章 夜世子很反常

第005章 夜世子很反常(2 / 2)

“你要不要点脸,一个大男人抢我一个小女子的猎物,算什么本事?!”

闻栋想拽回花落手中的鞭子,再次以失败告终:“你哪一点小女子了?再说了,秋猎的规则只说谁带回来的便是谁的,又没有说不可以抢别人的,有本事你抢回来啊!”

这小子不按套路出牌啊,居然对她的激将法无动于衷。

眼见着好不容易打来的猎物被闻栋的家丁拿走,花落只得丢下闻栋的鞭子,策马上前追家丁,谁知闻栋的那些家丁早已布置好陷进,待花落追过来时,一同拉起之前布置好的绳子陷阱,将花落连人带马掀翻在地。

闻栋随后赶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一脸狼狈的花落,大笑着领着众人策马离开:“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招惹我姐!”

花落摔的不轻,半天才爬起来,她恨恨的看着离开的众人,她帝都小霸王居然栽在一个纨绔子弟手中,太丢人了!

好在她没有伤筋动骨,只是皮外伤。

她去查看她的马,发现马的腿断了,根本不可能骑了。

坐骑伤了,猎物没了,弓箭也断了,脚还歪了,别说第一了,她能不能回去都两说。

今天是什么黄道吉日,居然都让她赶上了?!

花落在暮霭沉沉的林子里转了半天,也没有转出去。

眼见着马上就要鸣金了,她才在大帐里放了狠话,这会猎物没了,人再不回去岂不是要被人笑话死?

她不无惆怅的叹息道:“老天爷你长不长眼睛啊,我已经这么背了,你居然还让我迷了路?!”

此时,朱煜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了过来:“你再跑快点,就真的迷路了,我都找你半天了,你不等我就算了,怎么还能把自己给伤成这样?”

她都这样了,朱煜居然还数落她,花落更觉委屈,眼睛也跟着酸了起来:“那是我想受的伤嘛?!”

“你的马呢?”

“摔断腿了。”

朱煜嫌弃的看了花落一眼,下马将自己的马缰绳交到她的手中;“拿着。”

花落不解的问道:“干嘛?”

朱煜道:“给你。”

“那你怎么办?”

“本王又没跟人夸口说能拿第一,再说了本王在父皇的眼里本来就是个废物,他也不会关心本王能不能猎到猎物。”

花落没有接朱煜的马缰,朱煜虽然说无所谓,可朱煜的母妃对他极其严格:“还是算了吧,万一这件事情被你母妃知道了,少不得要罚你的。”

“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磨磨唧唧了,马上要鸣金了,再不回就算弃权了!”朱煜将马缰往花落手里一塞:“本王愿意给你的,你到底要不要?”

花落见状,接过朱煜手中的马缰,翻身上马:“算我欠你的!”

“你说的欠本王的啊!”朱煜往林间的近道走去;“咱们秋后算账,让你一并还!”

切,一并还?

他朱煜几时见过她花落还过账的?

花落策马走了没一会,居然遇到了夜清寒。

林间细碎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不沾染一丝尘间烟火,隽逸的侧脸美到极致,此刻他的发丝有些凌乱,不染纤尘的白衣上赫然印着刺目的血迹,只是这些并没有让他的美减上一分,却为他平添了几分英气。

他的眸子淡淡的扫了花落一眼:“本来就丑,还破了相?”

花落记起方才被箭划破了脸,下意识的摸了摸,伤口不深已经结了疤。

但是什么叫本来就丑,她明明好看着呢!?

花落气不打一处来的指着夜清寒:“你什么意思?”

但是夜清寒理都不理她直接打马走了,她想追过去好好数落他一番,可是一鞭子下去马儿居然动都没有动,她疑惑的转过脸去,却见她的马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拴了只硕大的野猪。

难道是夜清寒给她的?

不可能吧,他为什么要无事献殷勤,把这么大的猎物送给她?

最新小说: 偏执暴君今天病更重了 强势攻防 温爷小妖精是满级大佬 一受封疆 谨言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初三的六一儿童节 我靠亲爹粉称霸娱乐圈 满级大佬拿了祸水剧本 窈窕君子